杏仁贝甜

只有你懂我的制杖

【叶喻】用事实说话

  雷雷雷雷雷雷雷,特别不科学的扯淡,纯粹满足一己私欲,别较真!

  ————————————

  “你好像比从前胖了一点。”

  昏暗的床头灯光与房中暧昧的气息很合衬,叶修埋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吻着喻文州的锁骨和颈侧,含含混混地说。

  喻文州胸膛的起伏未定,一只手搭在身上人的腰间,就着叶修的动作偏过头,“是吗,哪里胖了?”

  叶修抬眼端详了一番喻文州略显柔和的面部线条,掐掐胳膊蹭蹭腿,滑到他腰上捏了捏:“手感比以前好了,软软的。”喻文州被他摸得有点喘,稍微动了动,就发觉叶修手又挪到二人小腹间,不怀好意地往下按了按:“这里也有点肉了。”

  喻文州小腹一抽。

  叶修浑然不觉,动作里带了点意犹未尽,喻文州一边心不在焉地配合着,一边不可置信地自己伸手,试探着在小腹上压了压。

  又是一哆嗦。

  ……不会吧……

  耳垂细微地刺痛了一下,喻文州回过神,发现叶修刚从他耳边抬起头,表情有点不满。

  喻文州推开他,自己一骨碌坐了起来:“呃……内什么,我身体突然不舒服,那个……我肚子疼,你你你你自己解决一下!”说着连拖鞋都没穿,仓皇窜进了洗手间。

  叶修:“……”

  

  梳妆镜前,喻文州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肚皮。

  鼓出一个小包,慢吞吞地从左滑到右,往下一拐,不见了。

  喻文州又戳了戳脐下三寸。

  又鼓出一个小包,慢悠悠从右滑到左,没影了。

  “文州?你没事吧?”叶修拧了拧门锁叫道。

  面对现实吧。喻文州默念三声,双手握拳。

  “我冲个凉就好。”

  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把床铺收拾清爽,空调开到26度睡眠风,凉被暖怀虚位以待。喻文州爬上床,想了想,背对着叶修躺好。

  于是没多久又察觉一只温热的手搭在了腰上,喻文州不禁一阵紧张:“别闹,我肚子疼。”

  叶修得寸进尺,臂弯紧了紧:“嗯,给你暖暖。”

  “……不是妹子每个月那几天。”

  叶修:“……”

  发言虽然崩坏,推拒之意是明确的。叶修郁闷地缩回手,这一夜便各怀鬼胎地过了。

  

  吃罢早餐,二人打了会儿荣耀,各自上了会儿网,喻文州便提出要回蓝雨一趟。

  “新赛季快开始了,瀚文想找我和少天看一眼,帮忙指导一下。”喻文州装束停当,一本正经地说。

  “成长的阵痛不可避免啊喻文州同志。”叶修一脸了然,“蓝雨的新队长手不残,现在栽点跟头,未来大有可为。你这前浪呢,最后的温柔就是手放开。”

  喻文州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一点半飞机起飞,我该走了。”

  叶修替他拖着箱子走到电梯口:“我觉得你不太对劲。你可别趁机跑了啊。”

  喻文州乐了,探头亲了亲他:“你说什么呢。”

  

  “你说什么!”喻文州刚说完自己的猜测,黄少天就一跃而起,咋呼起来。

  喻文州尾巴勾着一缕水草,忧虑地看着自己的育子囊,“就是这样……我好像怀孕了。”左右扭了扭,又迷惑地抬头:“我能怀孕?”

  徐景熙闪着荧光随水流飘荡着,谨慎地说:“用事实说话,你能。”

  鲈瀚文游过来,胸鳍好奇地在喻文州的育子囊上扫了扫:“所以,这里面已经有叶修大神的宝宝了?”

  “这不是重点啊!”黄少天整条鱼扭成了S型,嗖嗖嗖地绕着喻文州游动:“你们两个一人一马,生出来的会是个啥啊!”

  生平第一次,喻文州觉得黄少天一句话就说进了自己的心坎里。

  大家脑内都在勾勒人和海马的混血儿,一时间整片海域谜之沉默。

  阳光到水底只剩下微弱的一缕,海藻追逐着光斑缠绵地流过。

  “要不然……你把这孩子扔了,当啥也没发生?”李远小小声地说。

  “反正它现在只是个卵……”郑轩身上的条纹都快要组成“压力山大”四个大字了。

  喻文州努力弓起身子,试图把脑袋靠近育子囊,沉默不语。

  “你们这些家伙,有没有人性!!”黄少天炸了,“那可是个无辜的小生命呢!老叶半个字不知道就没了多残忍啊!这么没人性真的好么好么!”

  “我们是鱼啊……为什么要有人性……”蓝雨的新队员小丑鱼躲在珊瑚缝隙里嘀咕。

  黄少天噌地钻进珊瑚洞里,对那条小丑鱼怒目而视。

  众鱼类噤若寒蝉。

  

  众人出现在海水浴场的更衣室时,已经是第三天傍晚。

  喻文州一看到手机上二十几个未接来电,就知道要糟,黄少天更是攥着手机紧张地喋喋不休:“这可怎么办啊?怎么跟老叶解释啊?这种搞法是要友尽的吧?说你一下飞机就病了?那也不对啊你病了为什么我会接不了电话……要么说我们集体食物中毒了?大家一起在医院里躺了三天怎么样?还挺合理的吧?不过这么说老叶又要黑我大吃省了想想真是不爽……”

  喻文州皱着眉头合上电话,静静想了一会儿。

  “少天。”

  “换个什么借口……嗯?队长?”

  “我决定了,我要跟叶修坦白。”

  黄少天:“……”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自己,还真是胖了点,摸着肚子笑眯眯地说:“大不了生个小妖怪,我怕什么。”

  黄少天脑海里飞快地掠过那头差点被斩首的鹰头马身有翼兽、会射箭会占星的人马、蹲在礁石上唱歌的魅惑海妖、前天电影院里看的萝卜精胡巴及其爹妈,又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家队长假淡定的脸,代表蓝雨水族馆,划掉,蓝雨战队全员拍上喻文州的肩膀:“队长,走好!”

  “蓝雨永远是你的家!”鲈瀚文动情地喊。

  

  话是这么说,喻文州坐在飞机上,心里还是忐忑不已。

  在海底修行的几百年,喻文州曾经无数次想象,修成了人形自己要去做什么。

  头一次可以灵识出体的时候,喻文州努力飘出了海面。走不了太远,飘到海边的渔民家。年轻力壮的渔民刚从集市上回来,喜滋滋地和老婆坐在床上数铜板,商量着买胭脂水粉还是打一口新锅。没多久里间的小木门被哐当踢上,喻文州倏地往后一飘,才反应过来自己只是个灵体,打不疼的,但听着里面的动静,也实在是不好意思钻进去了。外间的饭桌上,喻文州看到盘子里黄少天的同类被剁成了几段,一只猫咪蹲在盘子边探头探脑。

  他判断了一下猫咪的力量和菜刀的尺寸,不由感叹了一句:“人类真可怕。”

  

  飞机还在轰隆隆地平飞,喻文州嫌弃地看着飞机餐里的牛肉酱,叹口气要了杯纯净水。

  第一次化出人形是在一个生死关头。喻文州吊在一棵珊瑚树上,修行正到紧要处,突然从天而降一张大网,把它往水面拖去。

  从懵然不知到惊恐万状花掉了从海底到见到阳光的时间。喻文州在一群尖叫着的鱼身侧穿梭着,好不容易扭到网边,却发现这网眼十分细密,绝对是钻不出去的。

  要完!

  难道数百年的修行要毁在一张渔网上?喻文州悲愤。

  气血汹涌间他感到周身疼痛,初时只道是渔网划伤,但再睁眼,发现身边原本与自己身材相当的鱼类突然变成了一口一个的分量。

  然后,喻文州看到了自己长出了五个指头的手,和长出了另外五个指头的另一只手。

  来不及为自己突飞猛进的修为喜悦,喻文州赶紧操纵自己还没用熟练的肉身抓起一只扇贝:“兄弟,帮个忙啊!”

  扇贝兄弟十分上道地缩起肉,露出锋利的壳。其他贝类虾蟹类也纷纷伸出壳子和钳子助阵。

  于是,在大家被吊出水面的一瞬间,渔网被弄出一道大口子,阳光下一阵鳞光闪闪,稀里哗啦。喻文州被吊起多半米才直挺挺地栽下去,打在水上啪叽一声响,还有点疼。

  

  飞机开始降落了,洗手间的红灯也亮起来。喻文州这才察觉自己水喝的有点多,连肚子都微妙地涨了一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忍着。

  会成为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是喻文州有智商以来从未想到的事。

  最开始他认知的职业只有渔民,还曾为相煎何太急挣扎过,后来走得远了,发现自己大概可以当个商人或者土地主,再后来智商上涨,觉得京城里的丞相自己大抵也当得。谁知化成人形后,丞相这职业已经消失在历史洪流中了。

  大概命运是不能不信的。

  喻文州趴在沙滩上,用生命艰难地研究口鼻和肺的使用方法时,一个年轻人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把他翻过来,拍拍他憋红的脸:“喂,你没事吧?”在那人俯下身给他人工呼吸的前一瞬间,喻文州终于攻坚成功,一口气喘了上来。

  一睁眼便看到一张大脸。嗯……长得真好看。

  那时候喻文州还不知道自己的脸长成什么样。万幸,否则大概是要自恋一阵子的。

  那人和他大眼瞪小眼了几秒钟,突地笑了,坐起来斜睨着他:“看来你是死不了了,能自己回家吧?”

  喻文州努力练习着呼吸,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远远的听到一个粗放的声音:“叶秋!快滚过来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身边的年轻人戏谑地笑着站起身:“得了吧老魏,你就是游成菲尔普斯,你们蓝雨明年也还是要输的!”

  叶秋。老魏。蓝雨。

  叶秋。

  喻文州朝走出两步的人影挥了挥手。这是个再见的意思。

  没过多久,蓝雨训练营便多了个手残的少年。

  

  叶修老早就到机场等着接他。喻文州拖着小行李箱走上前,觉得这人脸色从来没这么难看。

  叶修接过喻文州的箱子拎着,喻文州没拒绝。喻文州伸手扣住叶修的五指,叶修也没拒绝。

  然而没直接回家,两人直接在机场附近的咖啡厅坐下,说不上哪个心里更没底。

  叶修在兴师问罪、小心翼翼、温柔体贴、淡定自若等若干模式中选择点一支烟,阻挡对方视线,强化己方发挥。于是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怎么回事?”

  喻文州一探手抢过烟,哆地灭了。

  叶修:“……”

  喻文州在赔笑脸、装糊涂、打太极、打直球等诸多策略中选择了最简单粗暴一击必杀的:“我怀孕了。”

  叶修:“……”

  喻文州一闭眼,深吸一口气,化身黄少天,竹筒倒豆不停歇:“我是一只修行了几百年的,呃,俗称妖怪。十五年前刚化成人形就见到你了。大概是一见钟情吧,或者在荣耀圈日久生情也说不定,觉得几十年跟你一起过也很不错。之前几天不是故意不联系你,刚发现怀了孩子我有点惊吓,就跟伙伴们商量了一下怎么办。”

  叶修来不及为恋人的一见钟情或日久生情感到甜蜜。对面这人投放的信息量太大,语速又是前所未有的快。见多识广如叶修也有点懵。当机了一会儿,他换了张椅子坐到喻文州身边,小心翼翼地在他腹部摸了摸:“雄性能怀孕……你的本体是什么?哦,这方便问么?”

  喻文州覆上叶修的手,笑了笑:“对你没什么不方便的。我本体是一只海马。”

  叶修的表情立刻微妙起来,一边掏兜一边低下了头。

  喻文州心底一坠。叶修这表情,莫非是对海马有什么看法?但他觉得即使人妖殊途,自己和叶修之间应该还能抢救一下:“我的修为已经可以控制人身了,不会出现你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睡着一只海鲜的情况的。何况海马很有营养,能补肾壮阳、舒筋活络、镇静安神,是人类的好朋友……”

  眼看叶修的笑声快要憋不住了,喻文州闭上了嘴巴。

  关心则乱,刚刚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我百度过了。”叶修看了喻文州一眼,挥挥手机解释道,“海马。”

  喻文州探过头去:“说什么?我都还没看过。”

  “说你们行动迟缓,是地球上行动最缓慢的泳者。”叶修笑眯眯地捏着他的手:“怪不得是个手残。”

  因为怀孕的关系,喻文州的手比平常捏起来软了一点,听了叶修的话,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把手往外拽。

  叶修一把拉住他:“别急呀,还说你们慢归慢,却懂得悄悄靠近猎物,捕食成功率超过90%……怪不得你的战术风格是这样。”又感慨道:“即便如此,这样的先天条件,跑到拼手速的电竞圈,很不容易吧?”

  喻文州有点感动。数百年来跟他最亲近的只有被他正挂倒挂的珊瑚和海草,这俩都沉默如周,相当不会聊天。自从开始打荣耀,人人都嘲笑他手残,数身边这位嘲得最凶,谁知最理解他的辛苦努力、也最能领会他战术的奥义的,就是身边这脸T。

  “无论如何,这么多年也坚持下来了。”喻文州任凭叶修捏着,“成绩还不错。”

  “是不错,也就比哥差点。足以让海马子子孙孙以你为傲。”

  喻文州突然想,叶修这么快地接受了自己同床共枕的人是个海马妖怪这种奇葩的设定,还一点芥蒂也没有,仍然和他这么亲近,果然还是因为爱情。

  又恶作剧地想,若是让他知道了蓝雨的真相,叶修会不会报警?

  于是就听见叶修说了:“虽然国家规定建国后不许成精,但咱俩谁跟谁呀,我是不会报警的。”

  喻文州:“……”

  喻文州的感动推心置腹,成了一阵绵密的胎动。这回两人手都在他肚子上趴着呢,这一动,二人立刻察觉了。

  叶修如临大敌地盯着喻文州的肚子,对着冒出来的小尖尖点了点。

  “咦?没了?”

  “经常有,下次再摸。”喻文州忍着笑说。

  叶修直起身子想了想,突然皱起眉头:“对了,百科说海马一年能繁殖两三代,咱们这要怀多久啊?”

  喻文州也傻眼了:“没经验啊!”

  叶修又问:“那生出来的会是个啥啊?人妖混血?人头马身?是不是一生出来就会游泳?给它吃什么?鱼子酱吗?”

  喻文州五官皱成一团:“我也不知道啊!”

  二人相视无语。

  还是叶修先淡定下来:“先不想那么多,别人想生还得指望现代医学发展呢,你这种天赋异禀的被我摊上,想想真是赚了。”

  喻文州认真地思考是该给他一拳还是抱他一下。

  眼瞧着二人的亲密姿态即将引来围观,他们终于决定回家再接着腻歪。

  “对了,”从的士上下来,叶修突然问:“刚刚你说伙伴们,是谁?我认识吗?他们也是海马么?”

  “这个就不方便问了吧。”喻文州弯了弯眼睛。

  

  两人黏黏糊糊地回到家,一进门就闻到一阵鲜香和土腥味。

  嗯……微妙的熟悉。

  叶修的表情有点局促,语气却是勉力保持淡定:“上次你说肚子疼,我就想难道是肾亏?”

  喻文州脸有点黑。

  叶修若无其事地把箱子往卧室里拖:“想着你们G省人不是喜欢煲汤嘛,就照着菜谱弄了一锅海马老鸡汤,补肾壮阳……”

  喻文州悄无声息地挪进卧室,吓了叶修一跳,一句话冲口而出:“还挺贵的哩!”

  

  —END—

  

FYI

· 参考了百度百科的【海马】词条。

· 海马不是雌雄同体,雌海马提供卵子,雄海马负责孵化和生育。因此本文是十分不科学的。

· 猜中蓝雨战队本体……也没有奖。

  咦嘻嘻。

  

评论(43)
热度(417)

© 杏仁贝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