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贝甜

只有你懂我的制杖

【叶喻】国民初恋

赶上了!520!

 @莼菜头 比哈特!

————————————

  喻文州荣耀成绩好,且人长得好,声音也好,性格更是好好好,出道以来粉丝们不停地为他琢磨爱称,叫鱼宝宝腻得过分,无法体现喻文州的冷静稳重;叫老公又仿佛显老,无法体现喻文州春风般的气质。几经争吵几番演化,最后竟成了“国民初恋”。

  但这个称号十分尴尬。凡走红者都想称个“国民”,可荣耀er基数有限,喻文州并没那么那么的国民,招来的嘲讽都落到了正主喻文州头上,粉丝们十分心痛。粉黑拉锯战了若干时日,得出一个权衡的、两全的、啰嗦无比的结果,曰“荣耀国民初恋”。

  喻文州对此的回应是一个大白眼。但他的涵养不允许他亲自翻。他希望自己的好队友替他翻。

  好队友黄少天没有成全他,事实上他对此青眼相加,完全的喜闻乐见态度,这外号全队就他喊得最欢,反正黄少天的语速,支持一个六字真言,妥妥的。

  在他的带动下,蓝雨跟喻文州关系稍微好点的,都拿这外号打趣他,语速不如黄少天的,见面就“哦哟咱们初恋来啦”“初恋来看一下这个视频”,最后连食堂大妈都乐呵呵地凑了热闹:“初恋来看看今天吃啥?”

  喻文州看着大妈慈祥的双眼边鱼尾般的皱纹,内心一阵颤抖。

  “白斩鸡,谢谢。”

  喻文州并非凡人可随意玩弄之人。叫的最多的“首恶”黄少天等被喻文州不动声色地加训加到内分泌失调,终于到了想起“初恋”二字就两股战战三缄其口的地步,慢慢的蓝雨内部无人再提了。

  但也有喻文州制不住的人。

  比如某天喻文州一看群,自己的名片赫然被改成了“荣耀国民初恋”。

  韩文清显然不是会干这种事的人。

  喻文州心累地把名片改了回来。

  【管理员授予 蓝雨-喻文州 “荣耀国民初恋”头衔】

  【传说】蓝雨-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雨-黄少天 撤回了一条消息

  【活跃】烟雨-楚云秀:[蜡烛][蜡烛][蜡烛]

  【话唠】百花-张佳乐:蓝雨没救了[邓布利多摇头]

  【冒泡】轮回-周泽楷:[拍桌狂笑]

  【吐槽】微草-刘小别:@蓝雨-喻文州

  【荣耀国民初恋】蓝雨-喻文州:………………

  【话唠】呼啸-方锐:哟初恋来啦~~~~~大家接驾~~~~~

  下面又是一大片的“初恋啊”“撒浪嘿”“阿姨洗铁路”飞快刷过,喻文州懒得看,直接在好友列表里点出叶修,打了个招呼。

  “初恋啊,啥事?”

  喻文州心里咯噔一下。

  “前辈,能不能把我的群头衔改回来?感觉影响不太好。”

  “你怎么就确定是我干的?”

  喻文州喉头狠狠梗了一下,手一抖,一串省略号发了出去。

  “有意思吗前辈”

  “哈哈,被发现了啊。”对方说,“别害羞啊,我觉得挺好的。”叶修又发了个大兵叼烟表情。

  如果方便发语音,喻文州很愿意让叶修听一听自己无奈的语气:“这哪里好了?”

  “初恋啊,这事你得这么想。”

  “请讲。”

  “这事你说,或者不说,大家都是要笑的。”

  “……”

  “你压着不让笑,大家只能憋着,但哪里有压力哪里就有反抗,他们会笑得更久。”

  “……”

  “但是你让他们尽情笑,笑到抽,他们的肚子会很疼,说不定还会岔气,再说不定还会手抖,这个时候,只有你岿然不动,傲视群雄,恭喜你,你赚了啊!!”

  “………………”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打字:“前辈岔气了吗?”

  “没。”

  “手抖了吗?”

  “呵”

  “那我没赚你的份,你就不要叫我初恋了。”

  “不行,我乐意。”

  交涉失败。

  不过叶修做出了让步,他把喻文州的头衔从“荣耀国民初恋”改成了简洁的“初恋”二字,混在其他二字头衔中,起码没那么显眼了。

  

  喻文州没有再阻止叶修。

  没几天,另一个管理员老韩就动用权限把他的名片改了回来,再过一阵子,果然如叶修所说,生活的笑点时时翻新,初恋梗大家笑爽了,就不会成天揪着了。

  到最后只有叶修一个人,偶尔冒泡碰着喻文州,会冒出句“初恋啊……”

  大家会给面子地哈哈一番。

  喻文州依然没有阻止他。

  他的心情其实有点微妙。明知道叶修是在玩个老梗图个乐子,每次看见他却总是心里突突突的。然后做出无可奈何的样子,回一句“……什么事”

  也许他并不讨厌叶修这么叫。

  

  后来叶修消失了好一阵,群里大家敲不出他,小窗更是石沉大海。喻文州抽空飞了一趟H市,那天下了点小雪,把他鼻头冻得有点红。

  不再有人叫他初恋了,大家都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关心。

  ……

  比如一叶之秋的主人发生了什么。

  比如若干天后,第十区在闹些什么动静。

  比如那个血雨腥风的兴欣网吧,是个什么来头。

  比如三冠王,斗神,嘉世前队长,到底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睡眼惺忪地抓起手机看企鹅,眯了眯眼睛,聚焦了下视线,然后完整地翻了个大白眼。

  “初恋啊”

  “帮我看看这个”

  “我怀疑这个诛仙有古怪”

  喻文州皱着眉看了看时间,艰难地从被窝里爬了出来,腰抻得老长去拽笔记本。牺牲睡眠来复盘一个事不关己也不关叶修的比赛,喻文州的内心是十万个拒绝的,但他的手不知为何不受他的控制,打开了企鹅,点开了视频。

  他严重怀疑,叶修是把他的备注名改成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才会叫他初恋叫得这么不假思索顺理成章,又觉得叶修不是那种无聊到给人瞎起备注的人,但又觉得叶修无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喻文州拒绝承认,时隔这么久,看见那三个字,他心里还是乒乒乓乓地乱跳了一阵。

  此刻天还没亮,没人会跑到喻文州面前采访他此刻的心路历程,因此他拒绝起来,似乎也没什么难度。

  

  而有些事拒绝起来就有点难度了。

  比如说,挑战赛夺冠的叶修,没能成功地拒绝唠唠叨叨的黄少天发来的“中老年选手聚会”的邀请,没能拒绝凶神恶煞的韩文清递来的一杯底青岛啤酒,也没能拒绝喝得亢奋(半杯)的张佳乐提出的一起玩国王游戏的愚蠢提议。

  大家圆圆地坐了一圈。

  接下来的将近一小时里,张新杰向王杰希做了个动作标准的飞吻,而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接受了;方明华向老婆承诺了新款大牌皮包,然后摸出钱包一边点钞一边痛哭;田森演唱的可爱颂博得了满堂彩;方锐在韩文清的帮助下艰难地倒立了十秒钟;黄少天在周泽楷背上做了五个俯卧撑,幸而周泽楷臂力不错,没被他强摁得脸着地。大家大呼小叫,痛饮雪碧可乐和果粒橙,而叶修坐在其中,昏昏欲睡。

  让叶修悚然清醒的是苏沐橙的用力一推。

  他定睛一看,手里赫然是长红桃七,红的鲜艳,红的刺眼。

  张佳乐一只脚雄壮地踩在凳子上,豪迈地喊:“七号七号!拿出手机给通讯录倒数第五个人打电话,就念这段话!!”

  方锐不知从哪里摸出张卡片,南腔北调地念道:“我的爱人,我的心肝,从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被你虏获。你那么美,那么好,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灵魂……哎哟妈呀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彻底清醒了,他从容地微笑:“我没手机,你们都知道的。”

  整桌人都炸开了:“不行不行,不能放过这家伙,借一个借一个,跟旁边的借一个!”

  叶修左边坐着苏沐橙,右边坐着喻文州。两人都笑微微地觑着他。

  叶修作为“老年选手”,对于身侧坐着两个“中年”这件事没什么不满,他只模糊觉得苏沐橙掏手机的速度未免慢了点,以至于他人捷足先登,把一只被玩得热气腾腾的手机强塞进了叶修手里。

  叶修一侧头,喻文州温文地点了点头,仿佛真是行个方便而已。

  这点小事没必要跟人扭着来,何况他叶修念这样的台词,恶心的是谁还不知道呢。叶修耸耸肩,打开手机,飞快地把通讯录滑到底,没精打采地往回数,1,2,3,4,5……

  Y-喻文州

  这手机不是喻文州给他的么?

  “这不科学。”叶修抗议,“这谁的手机,小周的电话都不记?小周你答应么?张佳乐的号也没有?你们友谊的小船翻了你知道么。谁的手机快招认然后跪下来赔罪。”

  大家一致认为这是叶修临死前无谓的挣扎,纷纷让他快打快打。双拳不敌24手,叶修按下通话键,一手接了卡片,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声音倒是不紧不慢:

  “我的爱人,我的心肝,从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被你虏获。你那么美,那么好,你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我的灵魂。你是我的初恋,而我知道,我不会再有第二次爱情。”

  

  林敬言啪地合上了拍视频的手机,方锐做出了一副夸张的想睡觉表情。国王张佳乐失望地坐回了座位:“啥玩意儿,一点也不好笑。”

  喻文州也笑:“嗯,不好笑。”包厢人多,手机屏幕上沾了点汗。喻文州目送屏幕暗去,随手塞进口袋里。

  “就是,无聊。”叶修附和,然后把玩起了手里这部手机:“这郑轩的吧?你完了,你得罪了联盟所有Z姓队长。小周,揍他。”

  郑轩痛苦地抱住了头。

  

  直到清晨大家散场,一起吹了六点钟的Q市清新的海风,叶修才从包厢特别的氛围中清醒过来。苏沐橙在他身边安静的走着,唇边带点笑弧,逆光下看起来更美了。

  叶修心下一动,拍拍她的肩头:“这不对,我明明记得7号牌是你拿的,我手里是黑桃9,怎么最后红7到了我手上?”

  苏沐橙的笑意变深了。她直视着遥远的海平线,欢快地说:“喻文州承诺以后我去G市都包吃包住包玩耍,还按需代办港澳签证,这么真诚,我就帮他个小忙啦!”

  叶修:“……”

  叶修决定去找喻文州算账。

  说是去算账,但俩人走路一步三晃,落到最后看着前面的人群笑笑闹闹,气氛堪称祥和。

  “文州这事儿不地道啊。”

  “叶神愿赌服输啊。”

  “文州好手段。”

  “叶神好眼力。”

  “呵呵,你太明显了。”

  “嗯,彼此彼此。”

  叶修不走了,侧过身子瞧着喻文州,于是喻文州也配合地背靠在墙上和叶修对视。

  他脊背遮住了个硕大的“拆”字,一轮红圈从腰绕过头顶,看上去既吉利,又神圣。

  “啥时候发现的?”

  “我想发现的时候。”

  于是二人含情脉脉地对视了起来,直到叶修再次打破了安静。

  “我还是不相信,那么恶心的台词是你写的。”

  喻文州掏出手机,划拉几下,一阵口哨呼号声传来。

  叶修脸色一变。

  果然,没几秒种,叶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经过此刻气氛的修饰,叶修的声音听起来近乎温柔深情了。

  喻文州笑眯眯地看他:“恶心吗?我怎么不觉得?”

  叶修觉得无法直视他这种眼神,正如他必须立刻堵住喻文州的嘴。

  俩人都是头一次做这种用嘴巴或舌头狂甩对方嘴唇的事,十分热情,零分经验,对方鼻尖冒的小汗珠都看得一清二楚不说,还把牙齿嗑得生疼。

  但强吻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们还是坚持到了憋气憋得两眼翻白才罢休。

  分开之后叶修和喻文州都呼哧带喘,但叶修经常干跟人呛声这种事,气喘也恢复得快些,于是头顶着喻文州额头,抢出了初吻后的头一句感言:

  “国民初恋,嗯?”

  喻文州笑了起来,他的嘴巴还是湿漉漉的,于是在叶修的脸上下巴上蹭了蹭,才慢吞吞地说:“不,是你的初恋。”

  

  —END—

评论(18)
热度(290)

© 杏仁贝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