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贝甜

只有你懂我的制杖

【叶喻】过年好! (1)

喻队昨天(…)生日快乐!

喻视角叫叶秋,叶视角叫叶修。好像有点混乱……不管了

————————————

喻文州在这个莫名其妙的网吧里坐了将近半小时了。

他穿戴着全套机场装备,整张脸只露出个脑门,在暖气充足的室内显然是个怪咖。但这总好过顶着喻文州的真容出现在一众荣耀粉里——特别这里还是微草的地盘。

这笔账得记在叶秋头上。喻文州隐在墨镜后的眼睛锁定这个穿梭在各排电脑间的家伙。他来B市是拍个广告的,跟厂商报过到后本打算上街找点吃的,没成想,没走出多远就隔着窗玻璃,瞧见了倚在吧台,脚踩毛拖鞋的疑似叶秋。

让他走进这里的人丝毫没留意他的存在,他正致力于四处招揽代打生意:刷记录、刷竞技场、打本,甚至有个人出价20让他PK一盘连连看,这人也乐颠颠地去了。哒哒哒虐杀了对方后,拿了钱立刻跑到柜台买了包烟,叼了一支在嘴里,跟看店小弟说了几句,嘴里的烟一翘一翘的。

“咳咳。”喻文州已经大致看明白了叶秋的行情,他从昏暗的角落里举起手来:“那位……兄弟,帮忙刷个记录。”

柜台前的人闻声愣了一下,回过头,喻文州摘下墨镜,朝他弯弯眼睛。

“成,刷什么?”叶修拖了把椅子坐到喻文州身边,见他屏幕上排满了整整齐齐的格子,一个戴着墨镜的小黄脸露出和喻文州一样的笑容。

“就扫雷。”

“没问题。”叶修干脆地一点,在计时器从00:00变成00:01之前,成功触雷狗带。“刷完了,100。”

喻文州当然不差钱,但这不是问题的重点。他的视线从叶修拿着他鼠标漫无目扫雷的手上,滑过粗线毛衣和单薄的家居裤,转移到他脚上的毛拖鞋:“你这是干嘛呢?年假兼职?欺负普通玩家?”

“赚点年货钱,今晚努努力,说不定能攒够一件羽绒服。”说着就轰一下被雷炸死,叶修转过头看喻文州:“倒是你,跑B市来吸霾啦?”

“赚点老婆本,这几天努努力,说不定能攒够一间厕所。”

如果不是遇到叶秋,这应该就是喻文州大冬天跑来B市唯一的好处了。经过四五赛季的历练,蓝雨双核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这个赛季打得可谓顺风顺水,身价也随之水涨船高。年前的几天档期待遇很不错,但喻文州一下飞机就被首都狠狠顶了个肺。不同于G市的潮湿温暖,B市一路生灵灭、风景杀,树木被支撑架捆着,更显凄冷,连雪花都飘得像小李飞刀。喻文州走在云山雾罩的街上,只觉得帝都不云乐不如早还家。

然而不得不说人的适应力之神奇。此时此刻在酒气盒饭味儿二手烟交相辉映的网吧里坐了大半个钟头,外加暖气片蹲在墙角背身烤鱼,喻文州竟然半点不舒服没有。他看着叶秋屡败屡战地被扫雷炸了个灰头土脸,然后回头招揽新的商机:“不如这样,我跟你打竞技场,除了奶,职业随便挑,一场一百。”

这要换了别人,倒真是个公平的赌约。但放喻文州身上……喻文州没去吐槽这种占后辈便宜的行为,而是认真地问了句:“是谁输谁给钱?”

“没错。”

钱不是问题,喻文州猜到叶秋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帮点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跟叶秋PK的机会可不常有——喻文州不得不想到了自己在找叶秋PK之路上愈挫愈奋的好副队——就当是了解敌情,积累经验好了。“可以啊。我手边没卡,用你的吧?”

“……”叶修控诉:“堂堂蓝雨队长,怎么能出门不带账号卡呢?”

“你也没有?”喻文州印象中,叶秋随身带的账号卡,跟扑克牌似的,一摸一把。

“净身出户。”叶修面色惆怅。

“……我们还是聊聊天吧。”

其实没什么可聊的。

这场“荣耀大神雪夜流落网吧”的悲情戏码剧情特别简单:“老头子还是觉得打游戏是不务正业,说啥都没用。没两句话就把我踹出门了,啥也没带出来。”

“原来你是B市人,怪不得。”喻文州老早就觉得叶修说话口音不像南方人,但不是特别确定。联想了一下叶秋的荣耀成就和多年不露脸的诡异行径,心里还是有点迷惑。他没再深问,倒是叶修主动说了起来:“自从十几岁上离家出走,我老爹真是见我一次打一次。”他把头摇出了个惨惨惨的节奏,脸上却看不出惨相,反倒为老爸揍人威猛依旧感到欣慰似的有点乐呵。喻文州把之前买的一盒牛奶递给他,看他悠悠喝了一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面色大变:“我的身份证!”

一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儿童,把身份证落在家里,定不了机票住不了酒店,连下半年比赛怎么打都还是个谜。要是救不回来的话……

这时候叶秋需要的显然不是来自对手的浅薄安慰,喻文州暗暗替他掬起一捧同情泪:“那你现在什么打算?没身份证连酒店也住不了,就在这网吧呆着?”

“当然不是,不出意外的话救兵明天就到,我只需要活过今晚。”叶修掏出一大把大大小小的人民币,粗略点了点,说:“差不多够买件厚外套的,不过估计没等我到商场,就已经冻成了荣耀史上一座丰碑。”

话说到这份上,无所表示似乎说不过去,但脱了自己的外套温柔地披在叶修的肩头这种事……他还真干不出来。

“不不不文州你别脱。”那厢叶修见喻文州手摸上自己大衣的扣子,已经紧张地阻止起来。

叶修看了看喻文州的表情,觉得自己的拒绝说不定伤害了这年轻人并不脆弱的小心灵,于是又抛出橄榄枝:“要么你借我手机用用?”

喻文州的手毫不违和地从衣襟滑到了裤兜里:“你要找谁?”

“王大眼吧。这家伙qq不在线,打电话试试。”叶修看着对方解开锁屏,顺口问了句:“他电话尾号到底多少?我从80试到89,一个也没通,结果借我手机的人怀疑我是骗子,差点叫保安。”

“……”就叫你买个手机呗。喻文州暗想着,但眼下这人已经这么倒霉了,再提这茬未免过于残忍。于是他只是掏出手机调出王杰希的号码:“他尾号是98。”

“……靠。”

喻文州看着叶修摆弄着手机,却迟疑着没拨号,心里也有数。快过年了,王杰希很有可能已经回家。就算不考虑这个,叶秋也不是个爱给别人添麻烦的人,说不定现在正想着在网吧里生生熬一宿呢。

一个念头之前就在他脑海里徘徊,现在说出了口:“其实,我这回订的房间,再住一个人应该也没问题……”

叶修的眼神噌地一亮。

“但那是个大床房……”

叶修立刻回答:“我睡相很好的,不打呼不磨牙不踢人,绝对不影响你如入无人之境的睡眠体验。”

这词是这么用的么?喻文州觉得这么积极主动的叶秋特别罕见且有意思,忍不住又道:“可你没有身份证,万一……”

“你看我!面相多么纯良,妥妥的良民,警察来了都不忍心抓我。”

“我闻到烟味会想咳嗽……”

“我保证让二手烟和B市雾霾融为一体,全都挡在阳台外。”

再往下说就得上升到三观合不合八字搭不搭了,喻文州转移战线:“我收留了叶神,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啊?”

叶修想了想:“给你当地陪?北京真正好玩的地方旅游攻略上可找不到。选我没错的。”

“听起来不错,你请我?”

“我请客,你买单。”

“哦,没问题。”喻文州笑,“那跟你的指路之情抵消。收留之谊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你这心眼儿都是跟谁学的?”

“不才研究了叶神多年。”

“你怎么也不学点好的?”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喻文州耸耸肩,提出新的提案:“不如这样,你留宿期间,帮我们蓝溪阁抢boss,有一个算一个,没有就拉倒。你不吃亏。”

“呵呵。”叶修凉飕飕地笑笑,“我还是去找王大眼吧。再见。”

“我说笑的。”喻文州急忙拉住叶修:“走吧,先去给你买身衣服。”

路上二人又是一番口蜜腹剑唇舌交锋。叶修凭借胆识和脸皮拿到了新的标底:叶当地陪,喻请客,叶方有心有闲的时候可以满足喻方提出的PK要求。

后一条基本是废话,因为叶修现在两手空空,不能不闲,而涉及荣耀,何况又是喻文州这种有趣的对手,他就是睡一半也乐意醒过来吊打一番。

酒店大床房,要么是一个人放飞自我,要么是两个人放飞全世界。

这俩人显然两者都不符合。

于是推开门后,他们对着一张奇大无比的床,和腰部以上全透明的浪漫玻璃浴室,默然无语。

还是叶修先打破了沉默:“你们这回的赞助商挺大方的。”

喻文州:“嗯,不错。”

叶修又道:“这床不错哈,肯定不会挤。”

喻文州:“嗯,不错。”

叶修看了看喻文州,不知是不是灯光效果,他的耳垂似乎有点红。于是他又补充:“你要是没有安全感,我可以拿被子在中间堆一个三八线什么的。”

喻文州终于笑了出来:“噗……不,不用。我相信叶神。”

叶修斜着眼睛打量了喻文州一会儿:“我姑且信任你。”

喻文州换衣服的工夫,叶修借他手机给叶秋发了个短信,报了下地址后,特别强调:今晚不要来找,以免被老爹摸到行踪。

叶秋回得很慢,显然也是在地下作战:“老爹在院子里打拳,才没心思管你”

叶修心放下一半:“我的身份证还健在吗?”

这回叶秋火气来了:“那是我的身份证!!我的!!!老爹放过了它,但把你那些游戏卡撅了。”

这么狠。叶修心痛了一秒,颤抖地问:“……哪张?”

“哈哈哈,全部!all of them!哭泣吧,混账哥哥!”

叶修删掉短信记录,把手机还给喻文州的时候,没有刻意掩饰表情。于是喻文州目睹了他五花八门的面部变化。接过手机,他随口问道问道:“新噩耗?”

“新噩耗。”叶修沉痛:“咱俩PK的账号卡,全都得你出了。”说着看了他怀里的换洗衣服一眼:“我需要时间疗伤。你先洗,我抽根烟。”

“……您慢慢疗。”

喻文州低估了这水晶浴室的耻度——活了20多年,他第一次冲个凉还要注意姿势优美表情优雅。

热水一开,灯朦胧,水朦胧,镜子里的自己也朦胧。朦胧叶修正背对着他站在窗口,听他招呼,也只是嗯了一下点点头。但谁知道他会不会突发奇想回头朝他做鬼脸,或者回来扔个烟头啥的?要是看到他水冲进眼睛挤眉弄眼面目狰狞……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喻文州带着这样的想法,把泡沫冲进了眼睛。

当然,泪水长流更不是什么好事了。

几十秒后喻文州终于从水花迷眼也要保持从容优美的困局中缓过来,他潇洒地一甩头,在蒸腾的雾气中睁开了眼——

房里已经没人了。

tbc.

喻队生日开坑,可以情人节完结,或者元宵节完结,当然更有可能喻队明年生日还没完。

评论(7)
热度(64)

© 杏仁贝甜 | Powered by LOFTER